【喻王】两城一梦

有私设 慎

(0)
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1)
他们是在入冬的时候分了手。
快跨年的时候叶修给王杰希打电话,“大眼儿你过年回北京吗?咱几个聚聚,大孙请客。”王杰希举着电话走到家里挂着的日历前,抬起眼皮翻了翻,说:“回啊。什么时候?”“不知,我估摸小年之前吧。”叶修说。“那我早点回北京算了。”王杰希说,“有谁去?文州来吗?”
“大眼你这不是废话吗?文州当然——”“那我就不来了。”王杰希淡淡地说。叶修本来在喝水,差点喷出来。“怎么了?小俩口闹别扭?”他调侃道。“回头我让文州安慰安慰你。”王杰希沉默一会儿,说:“没,分了。”然后按下挂机键。
几分钟后才接到叶修的电话,“我说——你怎么说挂电话...

希望能有下次 让我这个天不时地不利的人 能来一次人合🙌
毕竟我想你们了啊

总是被ping 槽心
这是个将近一个月前想发出来结果被ping了的图

现在只想抽死那天穿着不合脚的鞋子却还是被别人扯着玩儿命了跑的自己😢

暑假的时候去了敦煌。
今天看到有人发了鸣沙山和月牙泉的照片到博客,整个人心都要软掉了。就是那种酸软酸软的感觉。好想重新逃回到那个时代去啊。

至少 要 变得 开心起来

【喻王】复

复键下。

 

王杰希不喜欢南方的夏天。

作为一个北方人,即便是从小来到这里也感到有诸多不适。南方夏天闷热潮湿的空气、听不懂的粤语和说话带着岭南口音的同伴,都让一个北方人感到格格不入。每当他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浸得透湿时,无一不在心里抱怨这南方的艳阳与高温,险些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窒息。

他怀念的是北方尽管同样炎热却干燥的空气,是街巷中时常传来的机动车的噪声与楼底下任何时段都不停歇的市声。而不是在这个南方城市中,每天总有几个小时窗外只有偶尔汽车发动的声音,打破蝉的鸣叫。待汽车驶出后蝉又憋住一股劲儿开始呐喊,扰人清梦。

更何况他现在还昏昏欲睡。

王杰希是不喜欢喧嚣的人。只要一点在别...

少天17岁生日快乐

或许在以后的许多个日子中,你所遇见的人,发生的事,加冕于你的荣光都不会完全如你所愿。也许很多事就是没有那么好。但你一定不会觉得遗憾,当你走了很远很远以后再回头的时候,你会发现,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并且我热爱着它❤

【喻王】余留(上)

这样混更怕不是要被打死

最近实在是废到不行了。中考最后一天早上五点半躺在床上的脑洞,喻队视角,就瞎写写先写出来这么多。


喻文州他自己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

从某一天起,他就会经常盯着某个东西发呆,神愣愣地想事情,连别人叫他都浑然不知。一直要到别人大呼小叫过来拍他肩,才一副恍然的样子,摆摆手说抱歉;开会也是,所有人都在激烈讨论的时候,他静静地盯着窗外,再一回神会都差不多要散了。

他想,大概就是从那个差点就打算放弃玩荣耀的日子开始的吧。


“队长你在干什么啊?”黄少天急急地抱怨道,在饭桌的对面露出了一点点不满的神色...

1 / 2

© Hillver | Powered by LOFTER